那些笑出来的眼泪

摘要: 第571片树叶儿\x0a你见过的谁,也曾这样笑着哭过?他(她)是不是还在你身边?或者在你的想念里?

10-12 02:14 首页 千叶树

第571片树叶儿

1

周日上午我催童语赶紧跟我去加班,明天周一上学,晚上就不过来了。

小东西忽然放起刁来,磨磨蹭蹭不肯走,奶奶也来催他,他一下子抱住奶奶的腰说,我不想走,我还要跟你们玩,要不晚上我再来!

我板着脸拉开他,说你要好好学习,将来考个好大学,毕业以后挣钱买个大房子,爷爷奶奶就可以天天跟你住一块了。

他说哦,我晓得了,到时候我专门给爷爷奶奶留一层楼!

奶奶摸了他的头,笑着说:不丑不丑!孝顺孙子!爷爷奶奶有一间就够了,不过等到你买下来,我们都不晓得到哪块去啦!肯定住不上了。

童语想都没想,仰起头脆生生的说:没关系!你们可以清明节那天回来住的!

我被他这话吓了一跳,奶奶也没想到,跟着就开心的大笑起来,笑的眼圈都红了,眼泪也出来了。

我们去了单位,不一会儿爷爷打来电话问我,你们跟奶奶说什么的?老太婆怎么坐在家里哭呐?问她又不说,什么名堂?

我猜大概是她自己想起,到那时候的情景了吧,在她心里一定是多么渴望真的能够等到那一天里,亲眼看见孙子工作了,挣钱了,娶孙媳妇了。

她知道那又是那么漫长的一段年月,她觉得自己坚持不到那个时候,所以悲从中来,伤心的不能自已,哭个不停。

2

我想起我小时候,有一次我家来了亲戚,是我奶奶的几个姊妹,她们围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的说闲话。

不知道说起什么事了,奶奶忽然高起声来喊我过去,她们都笑笑的安静下来,奶奶很严肃的问我:

大孙子,你来说说,你以后上班拿工资了,那个钱打算给谁花啊?

我想了一下说:上交给我爸妈!攒着娶媳妇花!她们哄堂大笑了,奶奶看上去却很不高兴,扯了几下我的袖子,更加严肃的问:

你好好想想撒!到底准备把哪个花?

仿佛是启发我似的,她小声说:你好好想,平时哪个待你最好?最惯你?

我忽然明白过来了,赶紧说:嗯,我不娶老婆了,我挣钱留着给您花!买很多好吃的!

奶奶这才笑了,往椅子的靠背上贴了贴,好像松 一口气,又问:好!那奶奶花不了的钱,你打算怎么办啊?

我这回学乖了,立刻说:花不了的也全部都给您!不把其他人!

奶奶顿时开心坏了,得意的扫了她的姊妹们一眼,继续笑个不停,抬了手腕揩了脸上的笑出来的眼泪,说:

我大孙子不丑吧!乖,你去玩吧!想吃什么,一会奶奶带你去买!

事实上,真的到了我工作了拿工资了,给她零花钱时,她每次总是扭扭捏捏的不肯要,每次都说:

奶奶牙都掉光了,还要钱做什么?乖乖你自己留着,过几年给奶奶找个孙子媳妇,将来花钱的地方多呢!省着点!

3

爷爷精神好的时候,喜欢听评书,看《说唐》《水浒传》,他把那几本厚厚的书,当做宝贝放在他的床头里侧。

有一次他不在家,我跟弟弟玩捉迷藏,不晓得为什么打起来了。我一般都是在前面溜,弟弟撵着我。

我顺手够到爷爷的《水浒传》,拿在手里当做武器,指望用它来击退弟弟的进攻。

在院子里,我犹豫着把书当做砖头扔向站在门边上的弟弟,他往边上一闪顺手一推,书掉进了门后满满的泔水桶里。

爷爷回来看见摊开在窗台上的《水浒传》,马上就阴沉了脸,问明来龙去脉后,一言不发的拿着书去了他的小房间。

我们兄弟俩知道闯祸了,老老实实的分头写了检查书,保证说等将来我们有钱了,一定赔他一本崭新的。

爷爷坐在床沿上,戴上老花眼镜,把我们的检查书举得高高的,迎着西窗里透进来的傍晚的微光,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。

我能感觉得到,他的气好像已经消了,甚至他的嘴角上还浮现出一丝笑意,但是他在忍着没有发出笑声来。

4

好些年以后,晚境里的爷爷身体越发的虚弱,神智也慢慢的不清了。

奇怪的是每次清醒的时候,他就不怎么说话,神情凝重的坐着,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倒是犯迷糊时,会不停的唠叨,从早说到晚。

要么说起家里人或者他自己的旧事,真真假假我们也搞不清楚。

要么就不住嘴的喊人,喊我奶奶,喊我父亲,喊我母亲,跟多的是喊我们姊妹仨的名字。一声比一声急促,一声比一声高亢。

等到被他喊的人放下忙乎的活急匆匆的跑到他跟前,好声好气问他什么事,他就呵呵的乐了,摆摆手说:不得事,不得事,我看你在不在家的!你去忙吧!

你刚转身不多远,他忽然又大一声小一声的喊起来了。

我们都是哭笑不得了,到后来我们就随他怎么喊,间或过去望几眼,马上又走开了。很多时候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了笑个不停,要么就是很难为情的样子,喃喃的说:不好意思,得罪得罪啊!

我知道爷爷是个有很多经历和故事的人,年轻的时候吃过很多苦,也做成过很多事。

他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苛刻,更在意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。

这样的一个人,现在成了这幅模样,想起来真的叫人很伤感啊。

5

我记得有一年春节前,我也是心血来潮,想起小时候保证过的,要赔给他《水浒传》的事,正好我自己也很想买一本来看看,就跑去新华书店买来了。

我把簇崭新的墨绿色封面的《水浒传》交到他手里,他马上很茫然的望住我。

我说您以前不是很喜欢看这个的嘛,他胡乱的点点头,低下来去看书,摸摸正面摸摸反面,笑了起来。

我不能确定他还记得当年的事,但是他的笑容是真实的。

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起来什么了,因为什么才发笑的,但是我已经不能够给他同样的一个笑容了。

我看着他衰老迟缓的模样,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酸。

爷爷去世以后,没几年我们卖了老屋,搬到宝应县城里来。

收拾杂七杂八的旧东西时,奶奶翻出来一个破旧的黄色小笔记本,是爷爷以前工作时用过的,不知道怎么会保留到现在。

奶奶在笔记本里抖出了两页纸,也已经发黄发脆了,打开来看还有好多的霉斑。

竟然是我和弟弟当年写的那两份检查书,我们一家人马上围过来看,在检查书的最下面正中间的空白处,有一个淡蓝色的圆珠笔写的字,字迹已经走油了,像一朵隐隐约约的暗花,散发出土性味。

那是爷爷生前的笔迹,一个端端正正的“好!”字。

我们都笑了,猜想这个字爷爷到底是什么时候写的呢?

他写这个字的时候,心里肯定是美滋滋的,脸上也一定都是笑意吧!

这么想的时候,我们没留意,身后的奶奶,正笑着淌眼泪了。

 

2017-9-25

 

 感 谢

@天涯海角

友情配图

 

相关阅读

年华似水,浪花扑面(29)

胸口上挂钥匙/那些用过的钥匙,后来都丢到了哪里?

土地庙(上)

回头草(下)

回头草(中)

回头草(上)

那些背影,是来自往昔的缤纷信件/谁的背影,还在你心里?

老子真的受够了

老娘真的受够了

芦三想他老子啊

赌气

屁话

老就老呗,你奈我何?!

午夜的朋友

一场秋雨一场凉(2017年8月份目录)


苹果手机赞赏请长按这儿


首页 - 千叶树 的更多文章: